092710_1740_1

村是美丽的,乡间小路是以往青年的快乐驿道,是爱情的聚散、成败的试探地。如果想知道对方是否对自己有意思,就可以通过乡间小路来表白,不需要海誓山盟,不需要甜言蜜语。只需要一个眼神或打个招呼,男的热情,女的温柔。双方都愿意在一条两个人也不能平肩走的小路上散步,一前一后。他们便可以长相撕守,谁都不会反悔,否则,谁就会遭到”始乱终弃”的舆论压力,就没有第二个人再愿意与之交往,怕受骗上当。

乡村爱情是很神秘的,约会的方式是独特的,不认识字的年代。青年男女的约会也不用语言传递,更不会像现代年轻人直来直往的说:”我带你去旅游吧!”而那时只用眼神和哑谜传递信息。男的看上一个女的就偷偷的跟在她的后面,女的发现对方有好感时,自己也喜欢对方,不用语言表达,只管一个人到没人的地方散步。通过乡间小路两个人走到一起,打个招呼问声好。于是找个可以坐的草地,就漫漫聊起来。如果女的对男的没好感,自然不到没人的地方,而是到有人的地方躲开对方。男的如果死缠不放,偏偏在乡间小路上等女的(守株待兔),女的干活经过就用白眼和冷冰冰的脸色对待,使对方知难而退。

乡村爱情是浪漫的,也有打情骂俏的时候。以往是生产队集体劳动的时候,每逢秋收季节,稻谷收成了,稻草堆更是他们的友谊表白之所。他们喜欢的人就用稻草来嬉戏,有打有笑并且缠在一起比力气,这种浪漫一般是少妇才能享受的到,而且是老公的宠物,她又是家庭的主宰者。她们爱情的对象往往不是丈夫,而是丈夫的好朋友。她们的爱情是相爱不需相守,相守不需相爱。”坏老公遮遮风,坏老婆随便过。”成了乡村爱情的经典。

乡村的爱情是婚后恋,父母包办的婚姻,男女双方谁都不认识谁,只有结婚的那一天才知对方是啥样的。大部分是夫妻之间自恋自爱,天赐良缘、百年好合。少数人婚外恋,男的娶到不满意的妻子,就找朋友谈心,呆在朋友家,结果与朋友的妻子做了野鸳鸯。女的嫁不到好丈夫三天就有两天回娘家,丈夫请不来就请好朋友去请,好朋友如果被女的看上就回去,看不上的就不理。丈夫知道娶妻子不容易,为了保住根只好请风流人物出马。于是就组合一个特殊的家庭,儿子的血统是他人的,妻子是挂牌的,养着老婆子女的钱都是自己的汗水钱。

以往乡村的爱情,已经不再。而今的乡村爱情另有情趣,女的喜欢嫁给有钱人——很实惠,男的只能娶外省的省本。钱这东西是会飞的,今天是你的,明天就飞入他人的口袋。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一坏就发财。虽然大家都是自由恋爱,却偏偏有好合好散一词做靠山。今天嫁给”色狼”,明天跟着老板。老婆开着”按摩店”,老公望风当保安。三陪四陪不要紧,只要有钱都一样。低级趣味。

乡村爱情从父母包办到自由恋爱,有从自由恋爱到婚姻介绍所。介绍的是门当户对,才力相当,郎才女貌。小说中公主嫁给穷光蛋,在乡村爱情史上找不到记录。目前,山村爱情是打破地域界限,年龄界限,却没有打破地位界限。陈士美真的有点冤,秦香莲真的很傻,包大人真是糊涂。为什么没有当代的好合好散的理念呢?

乡村爱情不是正统爱情,当然是野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