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平常的早晨

窗外下起了有点反常的大雨

不自觉地从梦拉扯回来

朦胧的感觉仿佛触摸到往昔

淅沥不停

雨,没有太多的情感宣泄,没有太多的灵犀交流,也

没有太多的黯然神伤

开始害怕对面湿漉的雨天,因为整理过的记忆不想被熟悉的场面勾起

有的,只是睡醒时迷离的双眼,呆呆地望着远方那布满薄雾的山间小路,有种超脱躯壳的空灵,心,很静

积蓄饱和的大雨,还在释放它存储的能量

点点滴滴,落下地瞬间,泛起涟漪

那一片片梦的曾经,恍惚模糊中,扯断了时间的缰绳,冲击着

梦,如意识流电影,没有链接顺序

只在不经意间,缓缓而来

路过那奇葩漫步的老房屋,屋里传来的悠悠琴声,停下了忆梦的脚步

它在聆听,是的,梦,需要留念

梦,交织了,一幅永远不完整的国度

而它,却是如此的脆弱,经受不起流年的消磨

细纹裂痕,在蔓延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