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终于如期而至,虽然初冬的寒风在窗外凛冽的吹,但是在昏暗的橘黄色的小夜灯下,我的心情却犹如那拿铁咖啡中的甜味似的,透着丝丝的清香与温暖。

       曾经想背起简单的行囊,撇下这无法理清的周遭,一个人踏着寂寞的脚步去追寻风轻云淡的日子。在路上,憧憬着明日的朝阳能带起一片新的天地,而在这个空间里,我是相对于他人存在的。

       一一年,一零年,零九年,零八年,零七年。是的,时间在指缝中飞快的流逝过去,只留下条条浅浅的皱痕。这些,让我的记忆又走回那个懵懂的时代。那个只为了一个目标而彻夜奋斗的年代。人们都说,年少时就应该拼博于生命的旋律中。没有苦涩的回忆,就如同缺少了一味药引的汤药,没有任何效果与价值。于是我们遇见,搭伴,分开并且累了。不知是不是思想累了的人特别喜爱怀恋,也不知是不是爱怀恋的人特别喜爱思旧。

       随意间,闪动的头像砰然敲动了心弦。隔着两年的时光,在这漫长的时间中,我未能感觉到风的吹拂,些许绿叶点丁飘雪。是相隔远了吗?是思恋少了?曾经有人是这样理解思恋的:思恋,是一种大脑的思想活动,莫名奇妙,不可言状。可她能折磨人的心灵,摧残人的肉体。在一个人的路上,免不去突然想起。思索着在忙碌,便不曾记起。其实每个故事,并不一定有个结局。但在乎的,那个曾经的日夜,那个闲暇间的回忆,那个忙碌中的挂念。

       那些没有纷扰的夜晚,那个充满期盼的前行着。无论你身在何方,只要溶解在昏暗的光影中,心中总是荡漾着一汪柔柔的甜蜜。听着你清脆的声音,依然是当年的你。我愿安详地轻闭双眼,无需思考,静静聆听。你对生活的点滴,那恰是我那流逝年华的追影。

(文 / evbby小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