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重庆的列车在一阵阵匝道的喧闹声中走进黄昏暮色。远处泛红的天际,总让人们觉着这黄昏与晨曦竟是如此的近。


在窗边,凝视火车在山洞与高崖之间穿梭。虽说车内的灯光格外的耀眼,当车厢钻出山洞的刹那,心中却觉得格外的明亮。有的人在看着杂志,有的在调皮的小儿跌倒后会心的笑着。小孩子的无辜眼神让他的母亲又气又羞却在嘴角露出丝丝不易察觉的幸福。这大概都是回乡团聚的缘故吧。人们都觉得旅途是劳累的事,却经常疏忽掉身体的疲惫与轻松愉快心情的关系。因为在这段长长的旅程中,我可以就这么静静的坐着躺着,看这周遭的一切人情百态。


外的光线越来不如白织灯来的刺眼,即将被夜色吞没。这里没有一望无垠草原上被夕阳照耀着冒着青烟的古式火车,没有白雪皑皑的山涧丛中拼命奔驰的蒸汽机车。从来关乎列车的故事场景都让人心旷神怡。我顾然不例外。

(文 / evbby小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