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二十好几了,该是来的时候了。

黑夜,其实并没有比任何时候更加燥热些。电热扇无力的摇摆。人们,总是贪婪着酒杯中最后的一汪清澈。似乎这个世界已经混沌了。

哎呦,好大的一声,那闪电跨过孤穹,撕碎了夜空,撕碎了那一块块余悸。那豆大的雨点,我听出来了,那不是,那是暴风雨的先锋战士。好想窥得他们英勇的身躯,哪怕在微茫盏盏路灯下的小片光影。







(文 / evbby小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