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这个季节,依然有雨
我,不在台北,
但依然唱着那首歌。
如当初的调调,
你在暗处忙碌着,
拾掇自己的痛苦与欢乐。
而距离是不可言喻的,
仿佛有着一种魔咒,
分割了一切,
一切仿佛是自然的平静的理所当然的表象。
心无法触及的最深处,
是否平静如水依旧。


台北的那场雨,
淋湿了一切。
一切都因了那场雨,
人生是无法预测的。
就像台北的那场雨,
突然的邂逅,
又突然的消失,
突然的想起,
心便突然的沉重。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台北,又是一个冬季,
我不在台北,
那场雨已过,
只有歌声飘过耳畔,
飘入一个忧伤的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