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失一个少年怕独自走夜路。父亲问他:你怕什么?少年答:怕黑。父亲问:黑为什么可怕?少年答:像有鬼似的。父亲问:你见过鬼?少年笑了:没有。父亲问:那么,现在你敢独自走夜路了吗?少年低头:不敢。父亲问:还怕什么?少年答:路边有一片坟地。父亲问:坟地里有什么声音或鬼火之类的吗?少年答:有虫叫,没鬼火。父亲问:白天的虫叫与夜里的虫叫有何区别?少年:呃一名新兵怕跳低板墙。连长问他:为什么不敢跳?新兵答:怕栽倒。连长问:你以前跳过吗?新兵答:没有。连长问:那么低板墙绊倒过你吗?新兵低头:当然没有。连长问:那你怎么知道它会使你栽倒?然后连长令新兵跳高,成绩为1点7米。连长又问新兵:你知道低板墙有多高?新兵说:不知道。连长说:1点5米。

一名失业青年近几年在家埋头写作,发表了一千多块“豆腐块”。一天,父亲指着一则招聘启事说:某报社需要编辑,快去试试!长期与社会缺少直接接触的青年胆怯地说:我未必行。父亲问:为什么?青年答:没 学历。父亲问:或许你发表的作品能打动报社总编呢?青年答:那么多大学毕业生应聘,咋会看上我呢?父亲问:你见过总编了?青年答:没有。父亲问:你了解过全部竞争对手了?青年答:没有。父亲问:那你究竟怕什么?

怕走夜路的少年后来独自走了几回,虽紧张,却平安无事;怕跳低板墙的新兵后来终于咬牙跳了一次,并且以后再也没有犹豫过;怕应聘的青年后来背着一袋报刊去见总编,居然被破格录用!

曾反复品味父亲的问题:你究竟怕什么?我的回答是:怕我心中那个与生俱来的“怕”字。

如今,面对一件已经初次尝试的事,或者是社交,心中仍旧会“怕”,会产生一丝余悸。出生的牛犊并不是怕可怕的结果,而是没有那份走出去的勇气。人作为一种高级动物来讲,会对行为所产生的后果作各种分析。所以无论何时,那种与生俱来的“怕”时刻伴随。当我们在这样那样的忐忑不安中走多了,麻木了,便自然会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