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师傅对于徒弟不停地抱怨这抱怨那感到非常厌烦,于是有一天早上派徒弟去取一些盐回来。
当徒弟很不情愿地把盐取回来后,师傅让徒弟把盐倒进水杯里喝下去,然后问他味道如何。
徒弟吐了出来,说:“很苦。”
师傅笑着让徒弟带着一些盐和自己一起去湖边。
他们一路上没有说话。 来到湖边后,师傅让徒弟把盐撒进湖水里,然后对徒弟说:“现在你喝点湖水。”
徒弟喝了口湖水。师傅问:“有什么味道?”
徒弟回答:“很清凉。”
师傅问:“尝到咸味了吗?”
徒弟说:“没有。”
然后,师傅坐在这个总爱怨天尤人的徒弟身边,握着他的手说:“人生的痛苦如同这些盐,有一定数量,既不会多也不会少。我们承受痛苦的容积的大小决定痛苦的程度。所以当你感到痛苦的时候,就把你的承受的容积放大些,不是一杯水,而是一个湖。”

在痛苦的边缘上行走,就像地月相惜般让人的心情跌入低谷。我细细琢磨着这份平衡,人能够在幸福快乐的时候停下来慢慢品位,为什么就不能索性坐在这痛苦的湖泊旁静静地看看他呢?受过伤的人都知道疼痛到了极致便不再疼痛,吃过辣椒的人也明白为何喝口温水要比冷水更加来的爽口些。因为痛苦也是能够被享受的。

人生酸甜苦辣,痛苦也是一味调剂。遇到痛苦就去看看海吧,让大海蓬勃的气势冲刷掉你心中那么一点苦涩的盐。记住,别忘了细细品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