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吹来徐徐的风,把秋天的凉意捎带着吹打在身上。我想要一个大大的阳台,让风把衣角拂拂吹起,像云朵般在天空荡漾着。

夜晚浮星几颗,在黑暗下闪烁着迷人的斑斓。我蜷缩在没有窗的房间,任烟雾氤氲,就似活在梦里的一边。

曾经想要去旅行,走到没有人到过的地方,扎上一棵旗子,宣布成立我的王国。野兽,可能没有野兽,那么花草树木,也可能只有漫漫的草坡,就是我的子民。春天草木青翠,冬天枯木悴草,周复一年。

趁这个秋天还没开始,早早躲藏起来。也许是一个洞穴,也许是一窝草杈。能容下小小的我就是我的栖身之所,让肃秋找不到我,让寒冬看不见我。那么这里就是我自己的春天。

午夜时分,轮渡静静的行驶在黑暗的海面,站在甲板上,感受着大海的粗犷,享受着潮湿的海风,看船尾翻滚的白浪两条,听着远处哗哗的还浪起伏,没有一丝睡意。聒噪的大嘴巴还在喋喋不休,烦人的苍蝇永远成不了可爱的鹦鹉,长了两只翅膀就以为蓝天白云任意穿梭,岂不知俞狭小的空间俞是你滋生的沃土!

长长的航线,拘束着高大的客船,由不得它的思想,也由不得别人的思想,只能一直沿着这条线航行,直到死去的那天。黑夜下波浪翻滚,只有来往的船只打着信号灯,鸣着笛远远的交错而过,整个船舱的人都睡着了,各种姿势,各种表情,有的喜悦,有的一脸衰色,各种不同。

俞沉淀俞平静的出奇,少了几分稚嫩,又丧失了那澎湃的激情!到最难熬的时间了,就像千军万马挤在一个小小的笔尖上,都想跃然纸上,又都无从出口,就这么挤着,一锅煮烂的粥饭而已。一路北上,看连绵的群山,偶尔续上的长城,不知什么名字的山头还有一处破败的房子,几棵葱茏的松柏,忽然想住进去,自给自足,每日里可以看看书,写写字,画上几笔喜欢的画,终老一生。曾经满怀激情的想要创建一片自己的天空,不料云雾氤氲,围绕着总不能理出头绪,就这么混着一日三餐,晚上的一张床和可以蔽体的被子,浑浑噩噩的就像敞开着的窗户对面是一面墙,没有阳光亦没有一丝风的流过。

转自: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