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聂鲁达

我在这里爱你 在黑暗的松林里风解脱了自己

月亮像磷光在漂浮的水面上发光

白昼 日复一日 彼此追逐

雪以舞动的身姿迎风飘扬

一只银色的海鸥从西边滑落

有时是一艘船 高高的群星

哦 船的黑色的十字架 孤单的

有时我在清晨苏醒 我的灵魂甚至还是湿的

远远的 海洋鸣响并发出回声

这是一个港口

我在这里爱你

我在这里爱你 而且地平线徒然的隐藏你

在这些冰冷的事物中我仍然爱你

有时我的吻藉这些沉重的船只而行

穿越海洋永无停息

我看见我自己如这些古老的船锚一样遭人遗忘

当暮色停泊在那里 码头变得哀伤

而我的生命变得疲惫 无由的渴求

我爱我所没有的 你如此的遥远

我的憎恶与缓慢的暮色搏斗 但夜来临并开始对我歌唱

月亮转动他齿轮般的梦

最大的星星借着你的双眼凝视着我

当我爱你时 风中的松树

要以他们丝线般的叶子唱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