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花八门

家家都有清风明月

文  林清玄 到台北近郊登山,在陡峭的石阶中余,看见一个不锈钢桶放在石头上,外面用红漆写了两字“奉水”,桶耳上挂了两个塑胶茶杯,一红一绿。在炎热的天气里喝了清凉的水,让人在清凉时感觉到人的温情,这桶水是由某一个居住在这城市里里陌生的人所提供的,他是每天清晨太阳未升起时…继续阅读 »
五花八门

有女人爱的男人

从来没有光顾过这么“雅致”的的士。三十来岁的司机衣着整齐,精神爽利,与证件上的照片一样,不像大部分的的士司机,相片比真人至少年轻十多岁。车上的椅套光洁如新,车尾玻璃窗下面,放着一件叠好的风衣,数盒柠檬茶、菊花茶,几瓶矿泉水,还有香口珠,我差点以为是拿来卖给乘客的。 …继续阅读 »
五花八门

日本女人

有句话说,『最幸福的生活,莫过于娶个日本老婆,雇个中国厨子,请个法国管家。』而本文是一位大陆男人,他娶了日本妻子后,在网路上发文表达娶了日本妻子的真实感受,他认为有一个日本妻子真的是太棒了、很幸福,到底是好在哪里?现在就来看看吧!以下是原文内容。   本人在日本打滚了多…继续阅读 »
五花八门

人生的不同阶段

文  叔本华 青春时代有许多优势,却也有躁动不安和阻扼幸福的东西。年青人不顾一切地追寻幸福,是因为坚信这样一个假设:在其生命中幸福是必然会得到的。由此,便产生了无穷无尽的自欺欺人式的希望,当然也还有失望、不满。我们梦灯之中的那些模模糊糊的欺人的幸福图景,以变幻莫侧的形…继续阅读 »
五花八门

我在这里爱你

文  聂鲁达 我在这里爱你 在黑暗的松林里风解脱了自己 月亮像磷光在漂浮的水面上发光 白昼 日复一日 彼此追逐 雪以舞动的身姿迎风飘扬 一只银色的海鸥从西边滑落 有时是一艘船 高高的群星 哦 船的黑色的十字架 孤单的 有时我在清晨苏醒 我的灵魂甚至还是湿的 远远的 海洋鸣响并发出回声 …继续阅读 »
五花八门

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文  楚楚 兴亡千古繁华梦,诗眼倦天涯。 孔林乔木,吴宫蔓草,楚庙寒鸦。 数间茅舍,藏书万卷,投老村家。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人月圆·山中书事》(元·张可久) 折一身瘦骨,踩雨后的虹桥,进山。 在山山与树树的夹缝间,辟半亩薄地,起一间柴屋,只栽松柏。男松站远…继续阅读 »
五花八门

丰富的安静

文  周国平 世界越来越喧闹,而我的日子越来越安静了。我喜欢过宁静的日子。 当然,安静不是静止,不是封闭,如井中的死水。曾经有一个时代,广大的世界对于我们只是一个无法证实的传说,我们每一个人都被锁定在一个狭小的角落里,如同螺丝钉被拧在一个不变的位置上。那时候,我刚离开学…继续阅读 »
五花八门

爱的周期性

文  张小娴 有些情侣说他们是从来不吵架的。这不是太令人难以置信吗?世上竟然会有不吵架的情侣?也许,他们不把互不瞅睬或一个发脾气一个不说话也算作吵架吧。 不吵架,我怎会知道原来你紧张我? 不吵架,我又怎会知道你在我心里有多麽的重要? 两个人之间,是不可能不吵架的,除非,…继续阅读 »
五花八门

别人的婚礼

文  姬中宪 世上的婚礼,只要不是自己的,大多就比较无聊。一大群人拥到一间大厅里,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有朋友,有仇人,更多的是毫不相干的人,一起为台上那俩人鼓掌、起哄,然后就吃吃喝喝,胡闹一晚。灯光一灭,人群立刻散去,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留下一屋子杯具和餐具,无人收…继续阅读 »
五花八门

你无法做个人人喜欢的橘子

文  钟天竺 我喜欢吃橘子,而我父亲,再好的橘子也不吃。有时候我们劝他,诸如橘子富含维生素C啊,这个品种的橘子特别好吃啊等等时,他就强调说:“再好的橘子我也不喜欢吃,因为我根本就不喜欢橘子的味道。” 他的话突然让我有了想法。是的,作为一个橘子,哪怕是再好的橘子,也照样有…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