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花八门

牡丹的拒绝

欧阳修曾有诗云:洛阳地脉花最重,牡丹尤为天下奇。 传说中的牡丹,是被武则天一怒之下逐出京城,贬去洛阳的。却不料洛阳的水土最适合牡丹的生长。于是洛阳人种牡丹蔚然成风,渐盛于唐,极盛于宋。每年阳历四月中旬春色融融的日子,街巷园林千株万株牡丹竞放,花团锦簇香云缭绕——好一…继续阅读 »
五花八门

一片树叶

人应当谦虚地看待自然和风景。为此固然有必要出门旅行,同大自然直接接触,或深入异乡,领略一下当地人们的生活情趣。然而,就是我们住地周围,哪怕是庭院的一木一叶,只要用心观察,有时也能深刻地领略到生命的涵义。 我注视着院子里的树木,更准确地说,是在凝望枝头上的一片树叶,而…继续阅读 »
五花八门

老去也是一种幸福

  在每一天,都有生命在默默消逝的讯息时代。   在我看来,能平安老去,也是一种幸福。   没有时间去过多的悲伤,就是现在的善待。   从来不是把美丽看得至高无上的女子。   如今看来,或许,这是一个错误。   但是,或许也没空为自己的率性而活,做出检讨。   珍视自己…继续阅读 »
五花八门

简单就是快乐

上班路上三十分钟,总会不经意的走神,身旁经过的背着书包,骑着单车的小女生,也会让我羡慕。 羡慕他们年轻的笑脸,羡慕他们简单的快乐。我的无忧无虑的童年记忆已经尘封在记忆的最深处,已经成为了历史。 如今也想尝试着去像他们一样开心了就开怀大笑,痛了就放声大哭。 简简单…继续阅读 »
五花八门

照片 定格的记忆

照片,诞生在西方遥远黎明的冬天,走过漫长的风雨历程,身心更加老练成熟。 从牙牙学语的黑白世界,到风华正茂的彩色天空,跨越了百年的鸿沟,又迈进了一次成像的飞跃,踏上春天浓浓的旺盛,把五花八门的社会梳理成有条不紊的整齐步履,瞬间定格了闪亮永恒的记忆,永远留给后人联想与回…继续阅读 »
随记

2012

2012
五花八门

重生

没有了翠叶,没有了繁花,岁月的风霜雨雪,人间的刀劈斧砍,摧毀了你的灿烂年华,只留下嶙峋的骨架,静静地躺在荒野,做着昨日的梦…… “树蔸!”一个苍老的声音:“捡回去吧。” “不用煮猪潲了,还要它干什么?”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如歌飞扬。 “树蔸!”一个浑厚的男中音:“…继续阅读 »
五花八门

天寒露重

走在夜间的路上,哈一口白雾,忍不住感慨道:“好想下雪啊!”仿佛下雪是一种仪式,举行过这个仪式,好些东西就解脱了一般,但也隐隐不安,就如同明知道眼泪流出来不是因为辣椒的缘故,可还是一边扇着手,一边笑着说:“好辣好辣”。 大雁塔有一处商业街,头顶是3d的大屏幕,一抬头就…继续阅读 »
随记

爱在柿子树下发呆的人

喜欢发呆的人,他的内心都有一片纯净的世界。就像魏巍古琴一般,在余音缭绕的世界里,始终是有人在生活的。 曾经看过一个故事,一个差点成为红军的老人。老人不是红军,那时红军还很年轻。老人还小,是个快乐的川西少年,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贫穷但是宁静的大山中。好奇的老人很快和红…继续阅读 »
五花八门

夜的思考

不知从何时起,爱上了那深藏不露的黑色。 只因为夜。 每至深夜时,我总是习惯性地关上灯,静静地立在窗前,任凭月光如瀑般倾泻全身,以及随之而来的纷涌的思绪。 也许,只有当俗世的一切喧嚣与繁华沉寂在这无边的夜时,我们才得以摘下白天的面具,让自己的灵魂在月光的抚慰下得到…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