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花八门

照片,定格的记忆

照片,诞生在西方遥远黎明的冬天,走过漫长的风雨历程,身心更加老练成熟。 从牙牙学语的黑白世界,到风华正茂的彩色天空,跨越了百年的鸿沟,又迈进了一次成像的飞跃,踏上春天浓浓的旺盛,把五花八门的社会梳理成有条不紊的整齐步履,瞬间定格了闪亮永恒的记忆,永远留给后人联想与回…继续阅读 »
随记

我是江都人

       前两日闲暇时读了读朱自清先生写的篇《我是扬州人》,尤感诧异。在我的回忆中,这位文学大豪,似乎跟我并没有瓜葛丝般的联系。也许,是离家些许年的缘由了吧。        我对江都的记忆,依旧是那熙熙攘攘的几条街,充斥着一堆堆分辨不…继续阅读 »